十一月開畫的邦片是老占的第廿二次出擊,也是系列有史以來最狂野的一齣,飛車追逐殺得性起。且看Top Gear現場報導的血腥戰況。 大銀幕背後的現實有時會十分吊詭。這刻便有一位面相恍如羅馬人頭像的意大利漢從流動廁所冒了出來,只見他稍稍拉直貼身的名貴西裝,然後鑽進黑色愛快159的後座,從腳槽抽出一枝衝鋒鎗。停在159前面的Aston Martin DBS,尾窗清晰可見八個子彈窿。這時身穿安全反光衣坐在我旁邊的大漢一面從大水壺倒出咖啡,一面為了遲遲未見蹤影的Bourbon餅乾而發着勞騷。「真他媽的不知所謂。」說時頻頻搖頭,信手點着一根香煙。環顧整個場景,遠處的山脈可見危崖邊緣纏繞着蜿蜓山路,山腳處是鐵灰色的湖面,加上翻滾滿天的烏雲,氣氛淒迷如出殯日子。 這個場景不是人工堆砌出來的,拍攝地點就在意大利北部的Lake Garda,絕非膺品的事物還包括了那部Aston Martin DBS、愛快159、那位意大利特技人、流動廁格和咖啡。外賣的Bourbon餅乾若送抵現場,現場的真實程度當能進一步提高。至於純粹做假的部分,則有那枝機關鎗的子彈和DBS尾窗上的彈孔,兩項道具都會出現於新一輪邦片《新鐵金剛之量子殺機》(Quantum of Solace),與片中的四輪英雄合演一場好戲。老占開的當然是DBS,鎗手則動用三部黑色159,在湖畔山路和隧道的「日常」車流中亡命互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