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澳洲人談起Smart,許\多人會覺得你在講笑,手瓜紋滿公仔的長途貨運司機甚至覺得Smart很討厭,很礙事。所以在澳洲駕駛Smart要抱著「雖無過犯面目可憎」的覺悟,情況尤如你穿金戴銀出席喪禮,送上門找死。 我在路上本來一直避免對上貨車司機,但這一刻卻避無可避,因為眼前可是Nullarbor浩瀚平原上唯一的油站,錯過了這一站的話,便要再跑400公里才找到汽油。擺\在眼前的選擇很明顯。一是中途耗光汽油向貨車大哥伸手求助,要不就是當下吞啖口水定驚,將2.7米長的鮮黃色Smart停靠在54米巨無霸的身旁,膽粗粗寒暄搭訕。如果扮問路,順便用當地口音說句「今日熱duck姣犀璃」,大口大口呼氣,吐幾下飛箭,大抵保得住小命吧。 望望那些大貨車,再看看Smart,豈止蚊肶同牛肶,簡直冇得比。這些長有半個足球場的怪獸專為橫跨大陸而生,由東到西或南到北跑一程就是4,022公里,相當於你在青馬大橋來來回回2,921次,何況這4,022公里只不過是地圖上兩點之間的直線距離! 我忙不迭抽出加油鎗求個快刀斬亂麻,說時遲那時快卻已惹起貨車大佬的注意,好在這些長途貨車的司機都是孖公仔上路的(一支公上路特別燥㗎)。「撞鬼囉!你要小心開呀!我車扁你易過車扁隻蟻㗎!」我的新相識Alan邊笑邊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