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回想憶起這兩部車,首先最想向大家表達的感言,就是若然渴望以「大隱隱於市」的方式過活,千萬千萬別開這部兩部車出街。在北角放工時間的吵雜路面騎著這部Triumph Street Triple,旁邊一個巴士司機拉開車窗探頭出來向我大聲叫喊:「喂,你部車是『差吟』來的嗎?」「是呀,Triumph呀!」我隔著全罩頭盔大喝,盡力嘗試發出「Triumph」的「呼」音。「哦,『差吟』還有新車生產嗎?」他又來了。「有呀。」我在不太情願下回答。我在趕時間還車給代理呀,另外巴士守則中不是有項「請勿與司機談話」及「請勿把肢體伸出車外」的嗎?至於那部smart也大概是這個故事的老翻。開入大浪灣停車場,當我倒車時就發現有個男人向這邊直勾勾緊盯著,一停低,他果然立即走過來問長問短了。男人們若想切身體會一位惹火女性在日常生活中被別人色迷迷望著,或在街上遭受言語勾搭時的感受,只消開這兩部車子就可以。 如果我不是像那天般趕時間倒是沒有甚麼好介意。我不是電車男,能藉著車子之惠與陌生人交談也是不錯,好像我有一個吸煙的同事,她說辦工室禁煙的好處,就是被逼站在樓下吸煙時認識各式各樣在附近上班的人物。她簡直說到像是逼上梁山的結義故事一樣自豪。 無論如何,smart fortwo開篷應該是在汽車掌相學中最易招惹別人搭訕的類別──毫無攻擊性的長相、超壓縮車體,以及大大個敞開的車篷。這輛車的吸引力核心當然是在車體上,至於它的車體之所以能夠弄成這個樣子,其中一個原因是它只有三個汽缸。現時最入門最廉價的私家車全都是四缸,smart還要比別人再減一個。打開它的車尾,那副1公升引擎簡直迷你得像一個行李喼,所以smart才可以弄得這麼短小、smart才能夠成為smart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