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寶剛從北京奧運回來了,稍後又要離開香港,連我自己能夠遞得著他都感到幸運。不單止是黃金寶回了老家,就連香港的單車熱潮老早已經回來,至於何時又會消失,這方面卻沒有人可以預料。跟黃金寶在烏溪沙半臨時的香港體育學院談話,他推了一部黃金色的公路單車出來。滿以為他是單車器材迷,可是談了幾句,明顯意識到他對單車硬件的興趣,遠低於運動及香港單車文化。太好了,向來我最怕就是器材迷機械迷,跟他們說話真是悶死人。 黃金寶與我是同年出生,1973,對消耗量大的運動而言並不是黃金之年。他說:「我在這十年可以一直保持成績,其中一個原因是前人的努力。國內運動員幫我做了白老鼠,他們有時用了錯誤的訓練方法,我可以從他們身上避免走歪路;當我參加亞洲賽或亞運會,香港師兄們所試過的訓練方法如果管用,我又可以即時學習得到。不過到了這一刻,當我們要衝擊奧運會,終於輪到我們做白老鼠。我們完全以自己研究出來的方法出賽。」 更多精彩內容,請訂購《TopGear極速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