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來見過很多車廠的老闆,但除了正式訪問之外,便沒怎樣聊天。車廠最高領導人事務纏身,能抽空給我們做訪問已經不容易,要大家拿着酒杯天南地北地聊天,就更是沒可能的事。事實上,TG向來不怎樣喜歡跟車廠高層做訪問,因為這些訪問太官方,做這些訪問除了彰顯自己或自己雜誌的地位之外,能問出來的事情實在不多,答案往往也太官樣化。大老闆身旁的高層助理或公關大員,十足監工一樣,有時候會好像公開考試的主考官,突然叫time's up;有時候又會替老闆擋問題,說不方便透露,或現時不能說。

  不過,我也跟一些車廠老闆在非正式場合做了簡短訪問,也聊聊天。平治的老闆Dieter Zetsche博士很特別,他給一種好像老爺爺的感覺,說話柔和而又清楚得似在床前給小孩說童話故事。他有一種很強的親和力,更奇妙的是他對旗下產品瞭如指掌,不止大方向說得清晰,就連某一型號的性能數據都說得準確無誤。

  香港媒體曾跟Audi的老闆Prof. Rupert Stadler同桌吃飯。當時我坐得遠,也沒多交談。可是,我對他的印象十分深刻。他總是文質彬彬的,說話不多,但語調輕柔,舉止像個飽讀詩書的學者而不似一個商業集團的主腦。跟他同一集團的林寶堅尼老闆Stephan Winkelmann便不同,雖然他是德國人,但氣質完全是意大利人。別看他一身衣着極之講究,其實不拘小節,他會主動把手搭着你肩膀一起拍照,又會跟員工一起睇頭睇尾,一起開玩笑。他似一個有模特兒身形,時裝觸覺十分敏銳的老闆,同時又是一位極之豪氣的兄弟般的人。

  我在美國試GT S的時候,有見過現任AMG老闆Tobias Moers。他一副剽悍的樣子,很粗線條,個子又不高大。如果他拿着斧頭,穿牛仔褲,戴牛仔帽,肯定可以拍香煙廣告。不過,當他被同事邀請在賽車場開一開GT S做taxi driver的時候,他居然二語不說,拿出自己的頭盔和手套(其實他早已穿了賽車鞋)便上車,載着同事一轟而去了。聽說他曾是賽車手,所有AMG新車他都要當試車手的。他說話語調硬朗、肯定,但當我們跟他手下的工程師聊天時,工程師居然當着媒體開玩笑,說老闆又說得太多了,說了一些機密的東西,弄得他們不知該如何面對媒體的後續問題。從此可見,他雖然看似鐵面,沒多少柔情,但AMG在他管理下似乎很融洽,沒甚麼隔膜。

  日產的Carlos Ghosn,我見過幾次,但都在不是很親近的情況。他雙眉粗壯翹上,說話聲如洪鐘,一派領導人的姿態。幾次的集體訪問,他對集團的大方向極之清楚,但對產品的細節,便不能背誦如流。可能日產加雷諾,產品實在不少,而且他原本就不是喝日產奶水長大的,加上他上任時,正值日產狂風暴雨之際,他來是要扭轉乾坤,細節的事情就交給第一大將Andy Palmer(他已到Aston Martin當CEO)。

  法拉利的前老闆Luca di Montezemolo反而沒正式見過面。聽說有次約了在車展做集體訪問,結果他遲了很多分鐘,來到之後,便說他只有多少分鐘。這種事我倒不意外,特別是發生在意大利人身上,更是一點也不出奇。不過,我還是很佩服他的能力,多年來,我每次去F1賽事,都必定見到他在場。他對賽車的熱誠,對法拉利精神的精準掌握,實在不容置疑。他可說是車壇強人,力拒母公司快意集團多年來的滋擾,把公司精神貫徹到上上下下每位員工,那是不容易的事。

  為何我突然寫這些車廠高層給我印象?最近,我愈來愈擔心一些車廠的方向,因為他們的人士變動(或快將有的變動),都令我憂慮那些車廠會有方向性的改變。第一間我擔心的車廠是寶馬,一些在寶馬車廠做了大半輩子的人,已身高要職,離退休之年不遠,最近都離開寶馬,有些更投身海外其他車廠去了,最令我驚訝的是MPower的Albert Biermann。曾跟他聊天,他有份參與第一代M3的工程開發,在寶馬工作超過30年,對M Power的精神和理念瞭如指掌,他現轉投南韓現代車廠。另外,保時捷也是令我擔心的,自VW收購後,保時捷還是十分獨立地運作,但如果Ferdinand Porsche的孫兒Dr. FerdinandK. Piech(現年77歲),以及手下一眾老臣子都退下來的話,保持捷會變成怎樣?法拉利當然也是很令人擔心的車廠,雖然自Montezemolo離開後,公司內似乎還沒有翻天覆地的人事流轉,但我總覺得那是早晚的事。

  常云道:「沒有人是不可替代的。」一間機構裏,改朝換代是常事,確實是沒有人是不可取代的。不過,在我眼中,汽車不是一般的產品,一些車廠的出品確實帶有一種與別不同的個性,那不是外表裝扮出來的,而是從汽車行走時,與人交流時出現的個性,而這種個性正正是靠那些多年耕耘,多年堅守理念的老闆和員工積累下來的結果。他們的離開,或多或少反映了他們不再享受在原來崗位的工作,也可能不再認同新管理層的新理念。車廠作為一間商業機構,與時並進在所難免,但車廠的基業不止在於它們有多少年的歷史,而是在於它們有多深的造車理念。

  車廠作為一間商業機構,與時並進在所難免,但車廠的基業不止在於它們有多少年的歷史,而是在於它們有多深的造車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