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交諮會提議的解決方法,如加牌費和首次登記稅,我活了幾十年,開車開了近三十年,不知聽過多少遍,見過無數遍,效果只會是極短期,根本解決不了問題。據一些官方數字指出,從2003至2013年,本地生產總值增加了55%,人口增加了7%(達722萬),旅客數字增長了250%(達5,430萬)。我很想問,政府在規劃長遠發展的時候,沒有想過道路積的問題嗎?經濟好,個人和公司的購車數目便會增加;人口多,住宅分布廣泛,私家車數目也會增長;遊客多,對公共交通構成極大壓力,有能力的人便會想買車。所以,交諮會把問題歸咎私家車,實在有欠公允。

  在繁忙時間的主要道路,私家車佔了四至七成多,那可能是事實,但也要想一想,那些私家車為何會在那些地方出現,交諮會的研究中似乎未有觸及。就我觀察,香港的塞車離開那幾個樽頸位置,港島區就是紅隧口和告士打道;九龍區也是紅隧口一帶,以及加士居道天橋和彌敦道;新界區也是跟幾條隧道離不開關係。另外,每天塞車的時間十分清楚,繁忙時間一定塞(港島中區就塞得不分時候),但好奇怪,塞多久也是很容易估計。相信,習慣開車經過那些路段的人一定知道。那是很奇特的現象,有沒有研究過?有沒有了解為何總是那段時間那個路段塞車?小孩都知道上下班時間多車,這個還要研究嗎?要研究的是塞在路上的車其實是要去哪裏,是商業用途嗎?是私人用途嗎?(私家車不代表就是私人用途的)。另外,加了稅,少了新登記私家車,那些路段那段時間就不塞車嗎?會有改善嗎?反過來問,多了私家車,相同路段相同時間裏的塞車狀況是否就是成正比例?

  那些常塞車的地方,原因各異,我們可以想想一些措施來改善。如告士打道塞車,不少是因為車輛要去中區,又或要取道去西區,前者可用開放巴士專線或電車專線給的士、小巴等公共交通工具使用;也可以禁止貨車在早八晚七進入;重組中區一帶巴士路線;嚴厲打擊停車等候的私家車,如在黑點安裝攝錄機,只要停車等候便可直接給車主寄牛肉乾,一天罰得三四五六次,再加上扣分制度,甚至乎像外國大城市一樣,遇有違例泊車的,可立即拖走。加士居道天橋乃九龍南部貫通東西的主要幹道,但設計屬多年前的,無論私家車十年來有沒有增長40%,根本就跟不上時代的需求,所以必須另闢新路或擴建。剩下來的就是隧道的問題,三條過海隧道沒有分流作用的話,紅隧永遠也是最擠塞,而且會輻射到港九主軸線的附近的地方。其他的隧道,由於本身就是樽頸位,在繁忙時間難免塞車,隨着人口增長和經濟發展,政府不可能不考慮多建道路或隧道,如將軍澳隧道便是實例,四十多萬人還是主要靠一條四線雙程隧道出入,根本就是不夠用,私家車多少不是最核心原因。

  現在,不少新道路還在興建中,交諮會的報告中沒有留有一手,只估計按現時繁忙時段的核心地區行車速度來提出改善方法,實在言之尚早。中環繞道如通車後,港島東西交通便有更快的道路,大家再不須取道告士打道、德輔道中這些有大量支路的道路。我覺得他們的建議,要坦白地先要求政府處理好三條過海隧道分流、將軍澳道路不足問題、巴士路線重組等,然後在五年後才能作一個更詳細的評估,那才是較踏實。

  我最不喜歡政府或那些甚麼組織處理交通問題的時候,總是先把罪過諉於私家車。我經常說,私家車是點到點的,除了那些公司用私家車會經常在路面跑之外,私人用車根本不會把車開到沒停車位的地方,你叫我開車去旺角,我情願坐地鐵,你要我去中環吃飯,非不得已我也會把車停在天后、上環,再轉地鐵過去。開私家車的人不是傻的,沒車位,塞車嚴重的,根本都盡量避免去。那麼,為甚麼還要擁有私家車?有了私家車不代表就要塞在那些道路上,擁有了私家車,給生活提供多樣性,那是人對生活的一種追求。動不動便加稅,只會把汽車變成了上流階層的特權產品,這個社會已經夠分化了。一個政府的最終目的不就是給人民快樂生活嗎?而快樂生活的其中一個來源,不就是生活有多樣性?不就是有選擇不同生活方式的可能嗎?你可以用公共利益,限制我在某些時段駛入某些地區,這個我還是可以理解,但你不可以把一些產品變成了富貴人家或公司才能擁有的東西。這是不對的。

  交諮會提交的塞車問題報告一出,我忍不住也看看。在這裏,我沒打算逐一反駁他們的報告,我只想說說自己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