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試駕AMG GT的時候,順道參觀了平治美洲的R&D中心。當中,最吸引的節目就是試坐無人駕駛的S-Class。這次是試坐,沒份駕駛。要是能讓我來開,還是不太敢,就連試坐我都心慌慌。據負責駕駛的廠方人員說,這些S-Class就是早前在德國測試完畢後,送到加州R&D中心再測試。我說,如果系統能夠放在香港或北京而沒出事,這系統便無得頂了。他們立即笑說,這計劃還在測試當中,沒打算要在很多地方測試,事實上,要進行公開路面實地測試,廠方事前要做很多功夫,其中最難的一項就是搞掂當地政府。其次,原來自動駕駛系統中的地圖十分精細,斷不是你用iPhone的Google map能相比,其中一項就是車尾攝像機不斷收取車尾景象,如大廈、房屋的形狀,車輛行走時不但拍攝前路,也會拍攝後路,收集影像化為數據,再跟內存的原有數據作對比,目的就是要行車路線絕對準確,並用以修正行車時那一寸半尺的偏離。這套地圖系統是平治車廠自行製作,換言之,要作實地測試之前,他們便要先繪製所走路線上平面的、立體的影像。其實,自動駕駛最難的不是車輛自己曉行曉走,而是怎樣行走,怎樣懂得觀察路面,而當中最關鍵的就是地圖、即時監察系統和反應系統。

  我坐在車內,看着車內那滿布單線圖象的顯示屏,有甚麼車在前面,有甚麼車在對面行車線,有沒有行人,都有顯示,它們的移動方向和速度都有資料。不過,我坐在車內還是很 不安心。自動化駕駛的加速和減速動作還是有點不自然,這還是可以接受;我不安心的是每次經過沒交通燈的路口,我就不停看左看右,心怕車一動,突然有車衝過來怎樣辦。事實上,就試過一次,在一個十字路口,綠燈亮起,我們的車徐徐起行,右邊突然有一部私家車衝紅燈。可能因為兩車還有點距離,也可能系統反應不來,總之我們的車就是沒任何反應,慢慢繼續走自己的路線,那衝紅燈的車,就在我們車頭十多米前衝過去。當然,法例上仍然不容許行走中的無人駕駛車輛沒有司機,因為有甚麼事,司機還是可以立即按緊急掣轉為手動駕駛。

  其實,今次的經驗未算很完美,但無人駕駛的科技確實十分成熟,問題只是背後的法律、保險,以及更精準的地圖繪製。在一個右轉的路口,有行人停在路邊不動,我們的車就停了下來,因為系統不知道那行人想怎樣,等了一兩秒,車輛以極慢速、更大拋物線拐過那右彎。換言之,系統有些地方確實參考了實際的駕駛經驗。另外,R&D中心的同事也解說了自動駕駛的發展方向,簡單點說,就是科幻小說的世界,同電影《iRobot智能叛變》裏的情景一樣,當自動駕駛發展到最成熟,就是你走近車,車便開門,坐在車內說說目的地,車便自動行走,還會懂得避開塞車地方,懂得跟鄰車溝通,曉得自動保持行車距離和使用合適車速。如果是這樣,汽車發展到這樣子,將會是汽車自誕生以來第一次的革命性改變,汽車變成了另一種東西,再不是汽車,而是個人的流動客廳、睡房、辦公室,世界的資源也因為自動駕駛而能夠更有效的使用,如能源、路面空間、時間。

  不過,如果你有看那齣電影,都應該會記得Will Smith座駕被hack,自動駕駛變成自殺駕駛。當然,車廠都會想到這一點,所以平治R&D也有說到如何防止被入侵,更說了很多關於私隱法例的要求。可以說,自動駕駛還是研究階段,關於車輛的自動駕駛硬件,其實已成熟,問題只是周遭的東西是否把系統提升至一個可行的水平。如果成功,汽車再不是汽車,那是人類交通歷史上的一大改變。

  我怎樣看?我也看過《iRobot智能叛變》很多遍,我印象最深的,是WillSmith在2035年的世界裏還是穿我今天也常穿的Converse All Star波鞋(我比他幸運,他是在網上bid回來的,我是在商場胡亂買的),還有他偷偷收起一台在當時被看作會排出致命毒氣的電單車(MV Agusta)。有些事,還是靠自己有趣點,做男人不會不明白的。

  在美國,我試坐了無人駕駛的S-CLASS。平治R&D中心的人解說,無人駕駛汽車就是人類交通史的一次革命。現在不是車輛的技術做不到,是很多其他東西未能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