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月內,有兩齣電影我分別看了兩遍。

  太精彩了,不能不寫寫。

  我很喜歡看電影。除了喜歡動作片,還包括科幻片和港產片,家裏有齊了周星馳的影片,當心情不好的時候,家裏人都睡了,便找出來看看。直到今天,我每次看他的電影,我都會咯咯笑出來,太太一直覺得我白痴,不明白為何那麼多年的舊片,我看過幾十遍,我仍然笑得那麼開心。當然,我也會翻看其他電影,最近,有兩齣電影,我在一個月內都看了兩遍。第一齣是《逆權大狀》,第二齣是《布達佩斯大飯店》。

  八十年代的韓國,動盪不已,經常在電視新聞上看到當地三天五日,不是示威,便是警民衝突,總之看到習以為常,不明白當地人為何那麼喜歡上街示威。電影交待了當時的情況,今天看來,也不禁冒身冷汗,感概不已。這故事其實十分簡單,但飾演主角的宋康昊確實好戲,導演和編劇沒長篇大論,卻在不少細節中交待了主角的個性是怎樣,鋪排了他人生觀是怎樣改變過來了。他回到昔日沒錢埋單而逃跑的小飯店,想把錢還給老闆娘,她沒要,宋康昊哭不出來的,當着老婆兒女,抱着老闆娘說多謝,我看得頸背一陣寒。到最後,他因示威被捕押上法院受審,當法官按例讀出他代表律師,一個接一個的義務律師聽名站起來報到,斧山只有百多名律師,來自告奮勇代表他的居然有八十多名。宋康昊在被告席聽着一個又一個名字,沒表情,像沒事發生的,讀到十多二十個名字後,他輕描淡寫回個頭看看那些律師,眼裏沒淚水,表情還是處之淡然,更沒有感激之言,這一幕看得我鼻子也酸了。這個導演太厲害了,這個演員也太厲害了。

  我雖然聽聞《布達佩斯大飯店》是好看,如果不是Ming Watch的總編Simon推薦,也不會主動找來看。豈料一看之下,果然是一齣極好的電影。故事的布局跟《阿甘正傳》那類自傳式電影很相似,也是奇人奇遇中見人生道理。不過,導演Wes Anderson確實是奇才,從電影看得出他腦裏總是奇奇怪怪的主意,又有追求完美的精神,最難得是他有幽默感,當中又帶點神經質,對白又是極之抵死。我很喜歡這種電影,一種有娛樂性而又言之有物的電影。我不覺得要說道理的電影,便一定是要沉悶,一定容不下幽默感,甚至要同娛樂性誓不兩立。香港也有不少兼具趣味和道理的電影,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大隻佬》。我不喜歡看劉德華的電影,但有時候,他在某些導演和編劇中,表現真的很一樣(或者導演和編劇功力太強,角色是誰演變得沒那麼重要)。這電影講的是佛家的輪迴,講人的業和緣,講佛的「有住」和「無所住」,那是不容易呈現的主題,但杜琪峰和韋家輝除了清晰說出故事的大道理之外,更兼具了很高的娛樂性,更甚是有恐怖感(張柏芝那個死人頭掛在樹上那一幕,我到今天也不敢再看)。

  關於汽車的電影,我也常看。港產的,我最喜歡的是《烈火戰車》(sorry,又是劉德華),如果講到飛車片段的,我覺得最精彩的是《浪人》,《Jason Bourne》第一輯舊Mini在巴黎飛車都十分勁。《Senna》把紀錄片變成一齣故事性那麼強的電影,也是一絕。《一級雙雄》這個名字雖然令我起雞皮,但兩個主角的人生觀,倒是值得回味的,James Hunt奪得世界冠軍後,每天聲色歌舞,Niki Lauda不忿地質問他為何不好好準備下屆賽車的時候,JamesHunt反問他,拿了世界冠軍而不好好享受,拿冠軍來做甚麼,也是精彩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