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家有沒有發覺,香港馬路上最近多了一些不守規則的駕駛者?明明是雙白線的,他們會越線;明明是實線不能切入的,他們高速駛近,然後急扭軚切入打尖;明明是巴士專線,他們會提早一百幾米便駛入專線內。他們不可能是國內來的駕駛者,因為他們的動作鬼鬼祟祟,完全不似是不懂規則下做出的動作,更何況國內駕駛者如果完全不尊重香港交通規矩的話,他們會大模斯樣地話cut你就cut,想幾時過線便過線,根本不用鬼祟。

  可能是我太過敏感,也可能近兩年的香港實在叫我慘不忍睹。我覺得,愈來愈多人覺得守法已不重要,偷偷摸摸的行為,變成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事,話做就做。從前也有人不守規矩,原因可能是不懂,更多的是貪快貪方便,真的以為快人一步理想達到。我最近在馬路上看到的,似乎不是出於這個原因,而是覺得沒問題,打了尖之後,大家還是在車龍當中,又或者沒多久便塞車了,我覺得原因大家都不再像從前那麼尊重法律,沒那麼尊重規則。如果我的直覺是對,香港社會是否正在倒退?平日裡,我回到家第一時間便打開電視看新聞台。近年,我也不太想看了,看到叫自己心痛;開車時,我不常聽歌,都是聽電台的時事節目,用耳朵聽比用眼睛看,感覺好一點,沒那麼心痛,但原來用耳朵來聽,事情有時候更加清晰,聽到的不是心痛的感覺,而是偷換概念、扭曲程序、顛倒黑白、是非不分、指鹿為馬、歪曲道理。每次開車時聽到他們那些說話,我和太太便馬上跟小兒再解釋一遍,說清楚他們荒謬之處在哪裡,道理歪在哪裡。我真的很擔心香港的將來,更擔心小兒在這種黑白顛倒的環境裡,將來會變成一個怎樣的人。其實,香港是言論自由的地方,左中右立場各有各說,大家見怪不怪了,但現在香港部分官員的說話,在電視、報紙、電台無時無刻都出現,而他們的說話又那麼令人嘩然大罵,大叫「咁都得」。大人細路講出如此有違常理的大話,不面紅,也會面有異色,眉宇間總露點端倪,這起碼說明了說出這些話的人,自己都知衰,都知道自己在偷雞摸狗,但在電視上官員們把道理、普世價值、道德和法律都歪曲到差不多所有讀過九年免費教育的人都識得分辨對錯的時候,他們還是振振有詞的,這才是可怕的地方,因為可能他們心中是真的相信那頭馬是鹿,烏黑的叫雪白。我總覺得整個社會都充斥着這種不守法,不守矩舉的氣氛,未知馬路上我看到的情況,是否從上而下蔓延至大家的日常生活裡去。

  最近,看了《鏗鏘集》一輯講香港移民潮再現的故事,心裡更痛,小兒問;「啲人去晒移民,香港會變成點樣?」我答:「香港人都離開了,香港還叫做香港嗎?」如果香港人多年堅持的價值都沒有了,香港人還叫香港人嗎?香港還可以叫香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