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歡《五星級大鼠》這電影,除了Pixar向來都是我很喜歡的動畫電影公司,他們的畫面做得特別好,更重要是每齣電影編劇都十分勁,他們有一副簡單、純真而心善的熱腸,像《五星級大鼠》裡的「everyone can cook」,講的雖然都是很多美國電影中老生常談的什麼追求夢想,不能輕言放棄等主題,但當中有一段特別打動我,有位冷面無情的食評家,吃了老鼠煮的菜色後,於食評裡道了所謂的食評,很多時候就是刻意找出他人的不好,能找到,便證明自己有多厲害,事實上,寫食評的人,沒付出什麼,忘了食物的真義。我們寫車評的,都不是一樣嗎?行家聚頭,話題總離不開最近哪款新車勁垃圾,哪款新車徒負虛名,哪款車不知所謂。好像,大家都能找到汽車的缺點,就代表自己有多厲害。我有時候也會說兩句,批評一些新車,但通常我也會說明是我不喜歡而已,因為要我落筆寫評論的時候,我會想得清楚一點,好想找到廠方的用意在哪裡。所以,我經常勸同事,如參加國際試車活動,有機會跟車廠人員見面,便要找緊機會聊天,哪怕你在試車時找到些不滿意的地方,也直說無妨,看看車廠人員怎樣回應。

  最近,TopGear英國版的出版人來了香港,他問香港的車廠有沒給我們試車,如果試車,能在什麼地方試。其實,第二個問題是我經常被國外廠家問到的。老實說,香港是有試車的地方,只是能試的時間不多,一來是地點所限,二是廠家或代理商能借車的時間確實不長。我早年參觀英國Autocar總部,他們有自己的停車場,車廠就把新車放在他們那裡,通常維時最少也有一個星期,最長的有幾個月,香港固然沒這條件,哪怕廠家或代理願意借出幾個月,單是停車費用,便足以叫我們吃不消。不過,時間短並不代表試不出什麼,要看你怎樣試,以及試車的人的經驗。在香港試車的問題,不在硬件,而是我們不能同廠方有什麼溝通,香港的測試車大多來自代理商,他們對產品的了解絕對不如車廠,就算新車是車廠在香港分公司借出的,他們提供的資料比代理商更豐富,但若果相比起總廠的產品開發部人員或工程師,仍然相去甚遠。在國內,供試駕的新車大多來自廠方的中國分公司,但國內車廠面對媒體時,就算能提供車輛的詳細資料(通常是翻譯總廠文件),對新車的理解也是不甚了了,還有些國內車廠旨在催眠媒體,五光十色、歌舞聲色地向媒體包裝新車,產品解說都是鱔得無法再鱔的公關術語。所以,通常我們的海外測試文章編幅較長,評論也寫得較詳盡,但不一定中肯呢,因為每個媒體都有自己應該有的立場和角度。我跟英國版出版人聊天,問及英國What Car雜誌的銷量,他沒直接回答,第一句便說這可能是世界最沉悶的汽車雜誌,我沒異議,只是覺得What Car是購車指南類的雜誌,斷不可跟TopGear以「玩」為主題的雜誌可相提並論。

  就算我們不能說自己是中肯的車評,最低限度我們是盡了力,說出在我們立場而言,再多參考車廠的用意,說出我們認為最中肯、最真實的說話。最近,我跟《明錶Ming Watch》老總Simon聊天,問他:「如果我們寫車寫錶,只係寫『好掂』、『掂』、『唔掂』、『好唔掂』,你估得唔得?」他居然說:「咁樣寫係最好睇喎。」我們大笑了幾聲,似乎大家知道,下筆便有責任,豈何如此兒戲。

  在香港,看似沒地方試車,試車時間也不多,這倒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大的問題是我們容易以批評來肯定自己,又或者根本對一款車不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