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致206 GTi來港,代理商用「彎路之王」來作宣傳。我一看到,便跟同事說這個誤傳真的像末期癌症一樣擴散到全香港。大家知道「彎路之王」這名字是怎樣來的嗎?這是《武剛車紀》老闆梁先生在《人車誌》工作的時候想出來的名字,自此便流傳出來成為了好像是標致的專利名詞。當年,我也在《人車誌》工作,編輯們構思做一些專題,針對性看看不同汽車的一些性能,如過彎表現和煞車表現,第一篇出來的便是彎路之王。我還記得當時大概有六七部車參與,最終是標致306 S16最勁,亞軍是VW Golf VR6。。其後,差不多每年都舉辦這專題,直至我離開《人車誌》,所以,我告訴大家,206 GTi從來未成為任何一年彎路之王專題的冠軍。為何大家印象中一直是它?那是因為當年206 GTi事故頗多,報紙媒體為了令標題更吸引、更震撼,便說「彎路之王轉唔到彎」、「彎路之王攬山」之類,久而久之,大家便以為206 GTi就是彎路之王,甚至非GTi型號出了事,報紙都說彎路之王出了事。聽來也覺得好笑。

  其實,點解這個名稱能流傳那麼多年,大家認真想想,原來香港的車迷都係鍾意汽車轉彎轉得好,這共識自然而然在香港出現,也可以說是較為靠近歐洲的汽車價值觀。我認識的美國汽車媒體,有不少都是用數據來評定汽車;中國汽車媒體,就用性價比為主,亦即是售價和性能的比例,而所謂的性能,不少是取決於一些硬數字。我最近到北京同大陸同事聊天,聊起大家也試過的Flying Spur,國內編輯跟我說了不少這車的售價怎樣怎樣,我聽罷笑說,這篇文章,要他試試隻字不提FS的售價,編輯呆一呆,馬上答應了。我從來寫車一不寫外形,二不寫價錢,三不寫有什麼設備,我對汽車外形自有喜惡,但這說到底也是很個人的取向,除非該部新車真係醜到你唔寫就對唔住自己,又或者它靚到你唔讚它便會折福,否則外形沒什麼可寫,偏偏國內媒體就是喜歡寫這東西。價錢嘛,我不是估價專家,也沒責任替車廠做定價評估工作,你說多少,我聽了便算,最多私底下同編輯說兩句,在雜誌上倒是一字不提。設備嘛,你看廠方網站便可以了,用不着我浪費篇幅,何況我們試車時間一般不多,哪有空細細研究設備,好似我們試新款寶馬118i的時候,根本沒發現原來它沒藍牙連接,收音機也不懂自動追台。關於新車,我看重的是彎路表現。我一直認為,汽車工程裡最困難的是動態表現。這關乎汽車身上的東西實在太多了,從內到外,從底到頂都有關係。不同的汽車,動態表現自然有不同的限制,不要緊的,要緊的是汽車能做到怎樣的水平,所以,我試GL500,會到石澳道;試458,一樣是石澳道;就算Alphard,我也會開着它到石澳走一轉,當然,試車時的速度自然不同了,走彎路的時間長短亦不一樣,我也不是嫌命長的人。

  這樣試車無疑常會脫離買車人的要求,很多人買車都係只求硬數據。老實說,他們不是我們的讀者,也很難同他們談車,因為他們不是喜歡汽車的人,只是求買一件產品,等於買一部手機一樣的心態,沒什麼可以談的。

  更正啟事:五月號31頁的圖片說明出錯,編輯部同事於製版期間誤把李稚麟醫生註解為李萬祺之父,李萬祺父親實為李鶴屏先生,就此錯誤而令讀者誤會及相關人士帶來不便,編輯部深表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