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試了豐田86,試得我滿心喜歡,好耐沒試過一部馬力不大,但開起來滿是快感的汽車。但該部86車廂沒有導航系統,沒有泊車鏡頭,沒有恆溫冷氣,沒有軚盤轉檔撥片,沒有天窗,沒有電子避震,沒有硬碟系統,沒有大輪圈,但我一樣開得十分痛快。同一期,我們在北京聯同國內版TopGear編輯部做了一個國產車的大專題,那些國產車有音響,有導航,有泊車鏡頭,有天窗,有六速自動波加軚盤轉檔撥片,有真皮座椅,有自動頭燈,我再想不到除了核彈頭之外,它們還缺什麼。實際開起來,缺的東西卻很多,軚感虛無,120km/h高速穩定性不足,引擎動力不線性而又缺乏衝勁,操控感永遠隔了二三十層樓,聽來像很差的,也不完全是這樣子,我們試的幾部自主品牌汽車,在市內慢走時,都是正正常常舒舒服服安安靜靜,穿插於車群中也不缺靈活性。

  我記得小時候同幾個好朋友笨手笨腳造了一部木板車,真的是一塊木板,拾回來的;再加幾個軸承,半偷半捨的;最後裝上木棍,便成為了三輪木板車,人坐在木板上,雙腳撐住貫穿前輪的木棍,一個接一個小朋友輪流駕駛,其餘的人便負責推,開始的時候感覺還是很良好的,說到底也是一部車,說到底都是可以向前走,可以向左向右拐彎,只是速度很慢,推的人推得十分吃力。我們一群小男孩,當然脫不開熱愛速度追求刺激的本能,把這部還未領有專利,也沒起名字的車子帶到山坡頂去,今次試車,速度是夠了,也不用人手推動,但只跑了一次,車便告自動解體,慶幸試車員沒有壯烈犧牲,只是遍體鱗傷。那次下坡壯舉之後,男孩們沒灰心,再去偷去拾回來更多材料,在沒草圖沒計劃書之下再作改良,我們已血肉換來的經驗告訴我們,三輪是不行的,新款必是四輪,最後四輪木板車面世,可惜當時沒什麼北京車展、法蘭克福車展,要不然我們應該也是參展廠家之一,再找那幼兒園的女同學做做模特兒,又或者唱唱歌跳跳舞,捧場客定當不少。第一次試車,同一位試車員,同一個山坡頂,今次成功得多,四輪木板車愈衝愈快,突然間,試車手一扭身滾到路旁,擺明了就是棄車了。大伙兒跑下去,原想好好罵他懦夫,但看到他又是一身傷痕,躺在路旁動彈不得地呻吟,大家都慌起來。幸好試車手真的是天生的,膽色與體格都異於常人,他躺了一會便慢慢爬起來。原來,他受不了劇烈的震盪,更受不了車子轉不了彎,別無他選之下,只好棄車自救。

  我說這往事,當然不是說自家品牌的國產車是那麼不濟,只是在北京一路試車的時候,那童年的影像竟一幕接一幕地出現。我不得不承認,今天的國產車的自家品牌已成熟得多,起碼比我在上海工作時所試的車好得多,沒有發生傳動軸折斷,沒有電池突然冒煙,沒有儀錶燈光在夜晚強得你要戴墨鏡開車。我感到無奈的,是多年來進步速度沒想像中那麼快,究竟是車廠都太過看重眼前的利益,還是市場變化太快,快得車廠根本無暇停下來做好研發工作?抑或是車廠到今天也還未能做到整合工作?亦即是開發新車,從底盤到車廂內每一顆按鍵都要有通才的人來檢測評估,繼而改良當中的設計。

  豐田造86玩的是反璞歸真,不浮誇,只搞汽車工程,搞好了,才想想是否要加點甜點式的東西,但因為豐田要86售價便宜,所以工程做好了便停止了。當然,我也明白不能對國內自家品牌要求太多,怎樣說中國汽車業才真正起步了不足二十年。幸好,今次試的五部自家品牌車之中,還有長城給我看到點曙光,希望將來能愈來愈多這樣的車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