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父要買新平治,我自然是首席顧問了,我兒子成為首席顧問的助理,負責分析資料、車價比較。我還未說什麼建議的時候,兒子已經說應該買哪個型號。豈料,家人看了catalogue,總在批評說為何車輛的車尾那麼短,我說這些車的車尾都不短,只是圖片拍出來車尾好像好短而已。老人家左看右看,總是下不了決定,我再給他看看車體更大的E-class,他還是覺得車尾太短,我說現今的新車,設計上都是令車尾看來短一些,看起來流線型一點,所以車尾看來似不大(其實短車尾還有很多原因,只是為免愈說愈糊塗,所以沒跟他解說下去),實際行李箱空間是很大的,但外觀上不再像從前那樣,車尾箱大大塊。老人家說,自己做生意,怎可能買部車有頭沒尾?他這觀點貫徹到生活上的每一細節,就連手機他都不用摺機,他說摺埋摺埋,好難聽,唔好意頭。我立即無言以對,連首席顧問的助理也沒好氣,他只說一句:「公公,你要車尾大的,不如買部的士,香港的士的車尾十分大。」一家人聽了都大聲笑了出來。

  來到陳列室,正值E200推出,真的大件夾抵食,售價同C-class差不了多少。我推薦說,做生意,買部大一點,見客時更有體面,買E-class吧。豈料,他完全不為所動,說E-class太大了,他圍着陳列室的C coupe在看(當時沒陳列四門C-class),說這車看來「瀟湘」得多。我和顧問助理都睜大了眼,這是什麼道理。最後他的選擇是C200四門版。雖然他仍然覺得C200的車尾太短,但總的來說他還是很滿意,只是我和顧問助理間中便要替他把車內的顯示重新調整過,因為老人家根本不懂得用車內那麼多設備,單是軚盤上那些按鍵和儀錶板多如繁星般的顯示便已經搞到他頭暈眼花了。後來,我問他為何不考慮E-class?售價相差沒多少呢,E-class的易手價也很好。他居然說,實在沒必要開那麼大的車,平常他只是自己一個開車,他要開一部沒那麼高調,又不太笨重的平治。最後,他只說,夠用便好了。

  其實,我自己也在開小車,朋友都問我這車那麼小,夠用嗎?我的答案是,我一家五口,其中兩口是足不出戶,因為牠們是猫;其餘三口中,有兩人已經發育完畢,剩下的一位,他永遠都是前座乘客,而汽車前乘客位空間不會細小的,就算好像我的小車,前乘客位的空間比司機位還要多呢。所以,只要後座人沒投訴,小車是夠用的。「夠用便好了」那是十分old school,十分不合潮流的觀念,因為世界的商品都在賣夢,發夢如果我有這有那,便十分好了,一個電飯煲又要識煲粥,又要識蒸糕,一部手機既要拍照,又要拍HD video。我沒本事抗拒這潮流,只是汽車不是便宜的,我都想有300匹馬力,我都想有自動尾門,我都想有presafe系統,我都想有keyless,我都想有開篷,總之想有的還是很多。只是我這刻最想要的,是一部自己看起來喜歡的汽車,一部自己開起來覺得快樂的汽車,那便足夠了。

  有一天,我忽然問老人家,為何一定要買平治?市場上還有很多選擇呢。他微笑地說,成世人都未開過平治,所以……,明白了。「夠用」之外,怎樣說還是有點「夠用有凸」的原因;為何我自己揀這小車?其實,夠不夠用只是後來的解釋,主要還是自己喜歡它的設計,喜歡它是棍波加開起來有點自我陶醉式的快感。什麼是自我陶醉式快感?就是開起來感覺快,實際上它不怎樣快,這種自我陶醉,經常被路面上其他車一把掌兩把掌摑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