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每次參加廠方的國際媒體試駕活動,廠方都會給媒體送一些紀念品,模型車、記事簿、USB手指等,但我不少都送了給朋友,更多的是留下來,有機會的話便送給讀者。除了是自己用過的東西,如穿過的衣服或手套,送出去便不太好。所以,家裡留下的紀念品實在不多,但最近收拾家裡雜物的時候,仍然找出不少紀念品,這些東西原本早已忘記了,找出來之後,我還是想不起當年當日做過什麼事。但是,我不願送人的只有一樣東西:廠方的road book。從前沒有GPS導航的日子裡,媒體便靠廠方提供的路書來找試車路,開車前把里程歸零,大家便跟着路書裡顯示走多少路轉左或轉右。如果走錯了路,就調頭回到剛才的check point,看看多走了多少公里路,然後重新走一次,如無意外,便可以按原定路線繼續走下去。路書當中,以寶馬車廠的寫得最清楚最詳盡,保時捷的也不錯。後來,好像是由寶馬開始,除路書之外,廠方人員更在分岔路口貼上箭嘴指示,這樣,想迷路都難。現在,有了GPS導航,廠方仍然會派發路書,但內容便十分簡單了,只是一張大地圖畫上了路線,再沒有每跑多少路要轉左或轉右。通常,單靠GPS導航已足夠,但若遇上一些汽車的導航有很大偏差或反應不夠快,五米十米之間出現幾個不同路口,迷路還是常有發生。

  我之所以保留路書,是因為廠方給媒體的試車路線及所看到的美景,通常都不是海外遊客會到的地方,縱有遊客,仍是本地人為主,國外遊客不多。廠方的探路員一方面要考慮試車路線的交通情況,也要看看路線上的風光是如何,更要留意中途有沒有可供休息或吃飯的地方。所以,他們設計出來的路書實際上是一份很好的旅遊路線,而這些路線又不可能是香港人參加什麼豪華旅行團所能到的地方。我常常在想,當自己退休後,一定要拿着這些路書重新到那些地方走一趟。這想法可能太過小朋友,到得退休的時候,自己還有沒有本事再到那些地方,這倒是沒想過。

  做了汽車媒體後,最幸運的倒不是可以試過很多車,這是自己的份內事,是必須要做的事情,幸運的是汽車媒體經常要到不同地方試車,吃的住的都不會差,縱使只是短暫停留一兩天,而每天工作是朝七晚十一,但這工作給我們有機會看到更大的世界,更多香港人不認識的地方。如果我沒計錯,近二十年的汽車媒體工作,手上幾張航空公司的里程卡曾累積下來的行程,一定足夠我飛到月球好幾次,這是我感覺自己很幸運的地方,所以,縱使有時候的出差,住得沒那麼好,吃得沒那麼豐富,我也沒所謂,認真計落去,自己是賺到了一般打工仔沒法賺的數目,看到大部分香港人沒看過那麼多的東西。現在,我對出差已沒什麼衝動,自己看重的反而是出差日數是多少,香港工作忙,實在不能離開太久;另外要看的是試車活動時間會否足夠,試車地點在哪裡,這些同工作有莫大關係,反而住什麼酒店,到什麼地方吃飯,我就是從來不理會的,我介意的是飛了大半個地球的距離,卻叫我來試試在城市裡塞車,又或者是試兩三個小時的車。我不是說笑的,這種事確實有發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