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喜歡到美國試車,一方面時差倒轉了,行程短促,人剛剛適應美國時間便要回香港了。回到香港,人總是恍恍忽忽,魂不守魄。不過,最重要的原因還是我多次在美國試車,也未遇上過一個試車的好地方。我從未到過東岸,不作評論;西岸到過好幾次,不知是廠方刻意安排,還是當地路況實在沒什麼變化,總之就是沒有歐洲那種千變萬化的道路,儘管都是公路,德國的和意大利的便完全不一樣了,前者的設計十分理性,沒什麼彎角是視野不足的;後者就好像隨心所欲地設計的,彎角變化很大,路面也不寬闊,走在上面就似在賽道上跑。歐洲的山路更是極具挑戰性,加上景色優美,姑勿論你是喜歡快跑的,還是喜歡悠然駕駛的,在歐洲都會找到合適的地方。美國嘛?我到過的地方便沒有這種條件。

  今次再到美國,已是十多年來的第一次,為的就是試新一代911。這車實在重要,所以自己好想率先試試新車。豈料,西岸加州一帶的路況,跟十多年前沒兩樣。路面大多都用上混凝土鋪置,還經常遇到不少修修補補的地方,這樣的道路,無論快或慢地開車,實在談不上是享受,因為路面起伏多,像911這樣的跑車,一路跑便一路震盪,混凝土路面既沒有吸震功能,更把震盪和噪音一一反彈到車輛裡去。在美國開911的路程不長,不足三百公里,但自己便經常想把車停下來,讓身體肌肉鎮靜一下,讓耳朵休息一下。

  我印象中從沒在美國山路上試車,或者西岸地區實在沒歐洲那樣的山路吧。美國實在幅員廣大,根本不用在窮山中開山闢路,所以路都是盡量筆直地鋪在大地上,遇上山坡,都是盡量筆直地繞過便算。這種設計有點似德國公路,但大家千萬不要以為在這種路上可以開快車,一來路面條件不好,二來不少公路的彎角沒足夠傾側,快起來車輛並不穩定,三來公路巡警十分多,而且埋伏技術真的世界一流,每一次我發覺自己超速了,也會馬上看看睹後鏡,看看有沒有警車在後面。十多年前被巡警捉過一次,今次試911也被巡警攔住了,第一次被警戒過後便釋放了,第二次只是一次快樂的誤會。不過,自己在海外試車多年,如要計算被警察捉住的次數,最多的地方還是在美國。

  在顛簸嘈吵的美國道路上一路開着911,看着身旁一輛又一輛的巨人級SUV經過,一輛又一輛的凌志和豐田,更多的是一看便知懸掛行程長、重心偏高的美國跑車。我在想,如果我在美國生活,打死我也不開歐洲跑車。歐洲跑車的設計部分源於他們的道路設計,所以歐洲各國汽車各有特性,但他們的共通點是車身剛性高、重心低矮,這樣的車遇上美國道路,就好像遇上剋星一樣,一切不應該有的問題都跑出來了。所以,我們在歐洲試的車,通常都要在香港再試一遍,為的就是要看看車輛在香港這種道路上會有什麼表現。說回美國,如果我在美國生活,我想我也會開一部SUV,而且必須要有定速巡航系統,就讓車輛輕輕浮浮地在馬路上跑,用厚厚的輪胎和長長的懸掛隔絕路面的滋擾。

  回到香港,坐行家朋友的豐田回家,從機場一直跑到新界,真的舒服得要死。除了因為朋友開車技術了得,也因為香港的馬路實在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