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小孩到動漫節找Lego的配件。沒想到從會展泊車後踏入扶手電梯大堂,眼前便是一個真人版黑執事在理整衣服,再加上滿身喱士的小公主,也有頭戴皇冠手持神仙棒的仙女,有手拿着斧頭之類的武器,面龐塗上濃妝像個魔鬼的男子,我想他們應該也是漫畫或動畫的人物,只是自己看得不多,所以唸不出名字。這情況真的嚇我一跳,心裡有點討厭。

  走進會場裡,排隊用了不少時間,但也讓孩子在會場裡玩一玩新的電玩遊戲。我站在一旁無所事事的,便看看川流不息的人群裡是什麼人。突然間,我身旁出現我相信矮了一兩呎的美國隊長,加兩個身上低胸、紅綠紫藍金搞成一團的短裙女子,這些人一出現就好似一堆鮮肉掉到吃人魚裡去,一個接一個拿着各式各樣相機的人衝過來舉機拍照,而且人群一圈加一圈地積累起來,彼此更不斷左躋右推的要湧到最前排,來到最前的又蹲下來低拍又伸高手高拍,我被這群餓壞了似的吃人魚擠到一旁。我很奇怪,有什麼好拍?最前幾排這堆人一直在拍,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究竟他們在拍什麼?我再仔細地看看這些人,那個美國隊長還是可以,打扮還是不錯,很可能是美國隊長原本就看不清樣子,一套紅紅藍藍的制服加一個好似箭靶的盾牌,便已經有幾分相似了。那兩個女的,漂亮嗎?我倒不覺,濃妝如她們那樣,根本已看不出是否漂亮;性感嗎?我更加不覺得,不是袒胸露背便叫性感吧;打扮精緻嗎?似乎又沒有我剛才碰到的小仙女小公主那麼好。我再看看拍照的人群,100%是男的,當中有90%是年輕人,這90%裡面又有90%是短褲涼鞋,衣衫總是歪歪的,也不光鮮的,就好似到公屋樓下士多買零食的街坊。再看清楚一點,這些男孩裡100%都是戴眼鏡的,100%面上都有不少暗瘡,100%皮膚都不黑實的。這些是否就是傳說中的「宅男」?當時我想,自己孩子千萬不要變成這樣子,否則我情願沒生過孩子。

  不過,自己再想到年少時,也不是一樣嗎?當然,童年時根本沒機會那麼近距離看到露胸短裙的女子;如果有,自己也會一樣湧上去爭個頭崩額裂?這個我倒相信自己不會,因為當時的社會氣氛根本不容許,被人起個「鹹濕仔」花名肯定萬劫不復永不超生。不過,就生活形態而言,自己年少時整天在街上流蕩,要不是在足球場整天在輪隊踢波,便是在機舖打機,又或者五六個人夾錢到波樓打桌球。這種生活在當年父母眼中,也是討厭至極、不長進、沒出息的行為。更不用說當年流行日本明星,有哪個男孩沒梳上近藤真彥的髮型?我當年便被父親和祖父駡了很多遍,說這頭髮怎麼不倫不類不東不西的。其實,真的沒什麼大不了,每個年代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宅男」也好,MK女也好,也不過是一個年代的標記,沒什麼特別的。好像我碰到的黑執事或小仙女,他們是很認真地打扮,在我回到停車場取車離開時,還看到剛才這些年輕人在不斷整理身飾,那是多麼認真的態度啊,這豈不是等同自己年少時扮MJ的moon walk,去露營時又大大聲亂七八糟地唱日本流行歌一樣嗎?

  年輕就是沒顧慮,年輕就是投入嘛。當年梳個Marchy頭,便真的當自己是Marchy了,今天他們難得有個場合可以盡情打扮,投入到另一個角色裡去,那又有何不可?想到這裡,我經過黑執事身旁的時候,還笑着對自己小孩說:「這個黑執事扮得好似啊!」不過,轉個頭,我問太太:「剛才那些影相的後生仔,究竟要拍乜嘢?」這真是一個謎。換個說法,年輕人不管年長的人怎樣看,他們還在做他們認為有意思的事情,過了那個年紀,事情便在變,但當自己懷念自己年輕時扮Marchy的可笑,在球場跟人打架,moon walk學來學去都只做earth walk,那是自己記憶的一部分,今次碰到的年輕人,他們在創造自己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