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陳歡一起去意大利試車,看他一坐下來便在玩iPhone,在玩微博。我問他,有什麼好玩?「唏!你唔明白啦。」然後,他一直說在微博上的一些奇事,就好像人肉追縱中國紅十字會的郭美美事件。我聽到也覺得匪夷所思,更覺得可笑。我問陳歡:「那麼,我都開個微博。」他眼睛望也不望我,帶不屑的語氣說:「你開嚟做乜?你都唔social。」我立即一個手槌撞到他的天靈蓋上去。

  我還是開了微博。轉眼間,從前在上海工作認識的朋友和同事都來做粉絲了,人數不多,跟陳歡的萬多個粉絲差得遠了。不過,我真的沒興趣在微博裡發什麼消息,但這工具用來跟朋友溝通倒是很好用,特別是跟國內的朋友聯繫,可以省掉不少時間和金錢。也不單單是微博,我在Facebook也沒發什麼消息。別問我為什麼?我是真的沒什麼要發的。很可能,我生活太悶。但這又似不對,我在微博上,看到人家發的,大多都是別人不知在哪裡轉發過來的消息,大部分都是轉發轉發再轉發,沒附上意見的居多。其餘的,倒有不少是個人的生活點滴,特別是在Facebook裡最常見。對於轉發的消息,我真的沒精力去看去找去轉發,年輕人真的個個都是電腦狂魔,哪來那麼多消息!至於個人生活的點滴,如果按網上的規例來看,我今天都有吃飯,我今天都有出街,我今天都有看電視,今天我頭頂上的天空都有下過雨,今天我都有去游水啊。但我一條消息也沒放上網,我會問自己這些生活的雞毛蒜皮的小事點解要放上網。有一個晚上,我在科學園為Leaf充電時,跑到附近公園無所事事,便發了一條Facebook的Check In,讓人知道自己在科學園。發了之後,連我自己也問自己check in來做什麼?我也不清楚,想讓朋友知道我在這裡正悶得要死,在附近的朋友來救救我?我完全沒這個想法,倒是如果朋友真的來了,我更加煩。雖然在等充電,很悶很無聊,但那一刻,我根本沒想過要跟朋友聊天,或找人打發時間。朋友似乎並不是這樣用的。

  小時候,朋友就是用來打發時間,每個晚上無無聊聊的去機舖波樓幾個小時,玩到凌晨一兩點回家倒頭大睡便過了一天。現在,人大了,朋友斷不是這樣給你用的。我在Facebook或微博裡看到的,除了八卦事情之外,從未見過有人在這些平台跟朋友交談,最多只是一個讚,加幾句似真還假的說話便了事。至於朋友的近況,去了哪裡,這些平台倒是十分多的。朋友去了瑞士,對了,剛好叫他到附近的朱古力店買朱古力。但想了又想,那不是麻煩到別人嗎?事實上,自己又不是那麼想吃瑞士朱古力。而且,我最討厭人家要我在國外出差或旅行時買東西回來,己所不欲,算了吧。

  說到這裡,你可能覺得我根本就是沒什麼朋友,更是一個不social的人。我想是的,以現今這些網上標準來看,我簡直是一個避世的隱士。有人說,這是一個sharing的年代,什麼都可以share,消息、生活、朋友都可以share,我這個年紀的人不太明白為何要把這些東西share出去。我便沒什麼興趣知道其他朋友在做什麼,有什麼,出來吃頓飯喝杯茶,那不是更加好嗎?我的好朋友佘宗明跟朋友吃飯時,他總會替朋友挾餸,我不用說多謝唔該,但這一動作不是比一個Like一個讚來得更真實嗎?儘管大家經常大半年不見,但見了便自自然然談天說地,說個不停。不過,我還會看facebook和微博,陳歡所說的也對,在這個年代,我真的一點也不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