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在國外跟車廠人員閒聊,特別是德國人,他們總會問:香港公路的速度上限是多少?110km/h。他們聽了之後,都會一笑置之。有些媒體便會說,超級跑車在香港是浪費,沒機會用得上。這說話有對也有錯的地方,如果單純從utilize功能來看,超級跑車在地球就是浪費,因為你根本用不上那300km/h,甚至400km/h的速度。老實說,我家裡的分體冷氣機,我也從未把它開到最大功率,這也是一種浪費;家裡的雪櫃也一樣,我從未試過把製冷溫度校到最低。如果從用盡功率來看,我敢說全香港Yaris的用家都從未用盡過它的性能。

  超級跑車的意義並不在於你能否用盡它的性能。超級跑車之所以超級,是因為它的造工,這造工包括引擎,簡單點說就是引擎的輸出力量,也包括了較難理的車架造工,這便要真的跑起來,你開起來,才會知道。超級跑車之所以馬力扭力如斯大,當然是能夠最終體現在速度裡,但更重要是它們的力量。任何車也能夠從靜止加速至香港車速上限的110km/h,不同汽車當然需要不同的加速時間,這也不是重點,重點是在力量湧現時,掌軚的人能感受的是什麼。機場快線在過了青衣後,速度經常會在110km/h以上,你在車廂內有什麼感覺?是什麼感覺也沒有;一部小巴在100km/h行走時,你有什麼感覺?一定是驚到想痛罵司機,又或者想立即落車。超級跑車在加速時,那股力量的湧現是很奇妙,一秒半刻之間,它們便可以提速到80km/h甚至更加高,就是這短短一剎那,會令人產生一種興奮感覺,一種難以名狀的刺激感。其他汽車也能跑到110km/h,但過程中便不可能給司機或乘客產生這種感覺,那是因為引擎的構造不一樣,超級跑車引擎的設計和基礎就是能夠做到在瞬間提速,在你身體還未有什麼反射動作之前便加速至你沒法想像的速度,要做到這樣,便一定要有好擅於加速的引擎,而這種引擎絕不是平民汽車所能擁有的,因為它們通常都是大排氣量,經特別調校和設計成極擅長加速。當然,說引擎也是簡化了的,我所指的還包括引擎以外所有的傳動部件,我想單就加速凌厲一詞,便涉及到幾百件零部件,而把幾百件零部件湊起來,組合並調校起來而能提供「凌厲加速力」,那便是工藝的大成。汽車的工藝不同於售價隨時比汽車還要貴的腕錶,工藝好的汽車,是你一開車便會感受到的,無論快慢,你都能感受到。

  再說,正因為力量的問題,超級跑車的底盤更是神秘至極的東西,能承受如此高的速度,如此強的力量,底盤的設計便十分重要,這樣才可以確保力量能夠在不同路況下都能施展出來。儘管一個速度上極只容許80km/h的彎角,你開著超級跑車拐過,同你開著一部高而窄的七人車跑過,是兩碼子的事。如果單從功能來看,七人車和超級跑車都可以用80km/h拐過相同的彎角,但講到給予駕駛者感受,後者一定能給駕駛者更多的快樂和享受。這也是工藝的問題,七人車有它的用途,有它的使命,所以它也有它的不足,但超級跑車一般是不妥協的產品,它的使命就是無論80或180km/h,你都可以感受到開車的樂趣在哪裡,所以它的底盤設計和造工,跟七人車這類實用車實是南轅北轍。

  我說了那麼多,並不是只欣賞超級跑車。其實,所謂超級跑車,不一定只是幾百萬元的產品,從前很多平民用車都可以做到「凌厲加速力」,底盤造工都是很精仔細,但售價並不昂貴。從前的香港汽車市場較為多樣性,從幾百萬元的到十幾萬元的跑車都有,它們的速度和力量當然有差異,但這是不要緊的,要緊的是在不同級別裡,大家都在做相同的事,在自己的市場定位裡提供駕駛的樂趣,遠的不說,就說九十年代後的汽車,雷諾Clio RS、306 S16、MX-5、Integra Type R、愛快156 twin spark,豐田Corolla Levin和MR2、Civic SiR和S2000,我相信擁有過它們的人,都會很懷緬。這些都不是超級跑車,但它在平民用車範圍都是很超級,而且售價又不太貴的。反觀近五六年的香港,這類車都消失怠盡了,真是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