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兒子唸的也是直資學校。當知道直資學校帳目不清的時候,我連忙看看兒子學校是否在名單之中,原來全香港只有一間直資是沒入名單,因為這學校是新辦的,所以還未混帳。不過,原來直資學校的最大問題是沒有把政府資助的金額適當地用於資助家境不富裕的學生。我回想起小兒入讀時,一大堆資料單張裡確實有申請學費資助的表格,但校方有沒有主動介紹?又好像沒有。老實說,直資學校是昂貴這觀念一直存在,就等同香港人普遍覺得在半島酒店吃飯是十分貴一樣,自己錢包裡沒錢的話,根本想也不想走進酒店。我夫妻倆為兒子選學校時,確實是首先看學費,覺得自己能夠負擔才遞申請表,一些很好的,但學費實在太貴的,我倆連遞表格的衝動也沒有。所以說直資學校愈搞愈似貴族學校,也是實情。

  其實,我沒深究香港的教育制度是怎麼搞,只覺得自己能負擔,學校的教學理念好,便去申請,就是這樣簡單。當帳目問題出現了,自己看更多資料後,才知道直資學校接受政府資助的原意,是在給予學校更大自由度之餘,最重要是普及教育的精神,亦即是無論貧富,學生都有均等機會入讀他們理想中的學校。

  我回想自己唸書的時候,從劈友劈到入課室的飛仔學校一直到名氣較好的學校,沒哪個同學是特別富有的,大家都是住公屋,在三教九流的屋村裡長大,但中六的時候,居然一班裡有過半的同學都是中文大學暫取生,不是六A便是五A,但他們跟我一樣,都是很平民的學生,一樣可以讀到名氣較好的學校,沒有人因為學費問題而不敢申請,因為大家一入學,任何津貼的表格都會填,車船津貼、書簿津貼、學費津貼等,總之有便填,那時候學校是很主動做這樣的事。就算入到大學,情況也一樣,申請grant and loan是家常便飯,沒什麼可恥,也沒什麼不可。

  我覺得直資學校的問題不在帳目混亂,而是對教育的理念。有錢人資源多,無論你認同不認同,他們有本事給子女更多的機會,有機會學琴,有機會學畫畫,有機會學八國語言,對於一心要把學校弄成名校的人,把教育當成生意般去經營,精心計算成名的機會率,自然歡迎這些資源充沛的家庭。我還記得兒子面試現在這家學校時,見的是校長,他只問我兒子是否想來讀書,我的兒子第一句便說:不想。嚇得我夫妻半死。之後,校長慢慢引導他說出原因,兒子說他不想離開原本學校的朋友。校長笑一笑,也沒說什麼,他只跟我們說,不要強逼孩子,回家跟兒子慢慢談,不來也不要緊,最要緊是孩子的快樂。接下來,我們也說了自己兒子的問題,他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那麼小的孩子,怎麼可能教不好。就是這句話,我夫妻倆努力說服了兒子。兒子的學校也是帳目混亂的學校,但我心裡其實沒怪責學校。我只在想,政府有沒有先做好自己的本份,那就是堅守普及教育、均等機會的原則來監察直資學校,這個是至為重要的教育理念,也是保持社會階梯開放的關鍵。老實說,如果當年沒有那些資助和津貼,我也不能唸完大學。也很老實說,我年輕時確實很羨慕那些能出國留學的人,但我看到一家七口住在四百呎的公屋裡,自己要買塊滑板都差點給父親拿棍痛打的生活環境,真的連開口要出國留學的勇氣也沒有。我看兒子唸書,直資學校確實有不同的教學方法,這可能對一些學生是很好,但這種教育真的不該只給家境富裕的人入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