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搬家都是災難。把家裡的東西找出來,原來自己有無數個手提電話,從摺龜到Dopod的PDA電話,最弊是大部分手機都仍可操作,電池電力不太好,但仍然可以用。再翻一翻,PS2和PS3仍然健在。再翻一翻,原來家裡還有兩部手提電腦,一部是蘋果的灰殼彩mon的,另一部是超薄超細的紫色sony。再翻翻,原來PDA連外置keyboard都有幾部。真不敢再翻下去。我太太威逼利誘之下,我仍然不扔掉它們。結果,有部分東西像被蒸發了一樣,被送往垃圾筒,我是不知情的。

  我有當收買佬的潛質,不願扔掉東西,能操作的東西會被我收藏起來,更不用說那些有紀念價值的東西了,例如我人生第一次收到的號外報紙,就是八九年六月四日在街上拿的;又例如人生第一次寫的書,雖然自己已不敢翻看,但仍然保留下來;又例如兒子畫的鬼五馬六不知名的圖畫,以及他好像看著外星人樣子造出來的陶藝品。不過,我不會收藏波鞋,也不會收藏一些時下年輕人很願意花買去bid的東西。我只覺得東西好好的,為何要扔掉?好像兩年前,我的iPod壞了,那應該是第三代的,四四方方,觸控式圓盤的設計,我拿著這個設計得十分好的東西,機身沒花,機殼也沒破,這東西就這樣扔掉,好像很對不起什麼人似的。結果它留宿在我的雜物箱裡去,靜靜地睡了兩年。又如一個飛利浦加Alessi的咖啡機,外形很特別,很巨大,煮出來的咖啡認真麻麻地,而且造工有問題,既難清洗,也易漏水,但外形實在很靚。它也有廚櫃裡睡了起碼六年了,最終被我家裡的滅絕太太扔掉。現在,究竟還有沒有耐用品這個概念?可能,汽車是現時最耐用的產品了。

  不過,似乎現在的東西,是不容你收藏的。好像我的iPhone,已經兩年了。電池開始傻傻地,我打算換電,原來原廠沒有這個服務,那怎樣辦?最直接的答案:換新機。可是,我的電話好地地,是慢一點,但我沒什麼事情要很急的,很多時候我在開車時更不接電話,同事問,你為何不聽?我說,你估人生真係每分鐘都有急得要命的事嗎?車停下來再打回去便是。這電話沒壞,為何要換?睡在我家裡儲物櫃的Ericsson、Nokia、Sharp、Dopod手機,提醒著我早年原來是那麼浪費,那麼神經。我知錯了,但現今的產品似乎就是要你做個狠心絕情的人。今天,買了的東西最好是用幾個月便賣掉,否則好像我的iPhone,你要賣都沒人要了。我再看看家裡的東西,電視壞了,換過了;窗口式冷氣又壞了,換過了;熱水壺突然失靈,不可能不換;蒸溜咖啡機已換了兩次,連電飯煲都壞,真激氣。似乎,這些原本是耐用品的東西,都變成了消耗品了,或者應該這樣說,現在的耐用品就是三四年,而我心中的耐用品是以十年為單位。

  最近,我跟太太說,不如買部MX-5吧。她說:「兩個座位。買來幹什麼?」我說買來是逗我開心的。我的兒子聽到之後立即開始在網上看些資料,並同我研究是什麼顏色,因為他知道這車是我和他的專用車,滅絕太太是沒有份的。她最後沒發聲,只是在微笑。我想,她看到我的收藏病復發了。其實,我只是想,今天大部分汽車過了二十年,是否仍然有收藏的可能?電子組件多,而這些組件又大多由OEM廠生產,就好像今天你要買oppy disk,我想要跑去鴨寮街舊物地攤才有機會找到。電子組件升級快,舊的東西沒人繼續造,那將來怎麼辦?這可能只是我杞人憂天而已,但我確實想收藏一部簡單而有趣味的汽車,也讓兒子將來還有一部手動排檔,要懂得keep引擎轉速才能跑得快的汽車。我的首選是Elise,但它的易手價仍然很貴。MX-5是不錯的選擇,只是鬼靈精怪的五仔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