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每次我聽到「香港市場太細」這句話之後,附帶的便是一連串什麼國內市場怎樣好,香港沒空間等自怨自艾的感歎號,我心裡都不太舒服。

  所謂的市場,直接點說就是經營的空間,這空間不是什麼地理面積上的,也不一定和人口有直接關係,這兩個條件當然也重要,亦是客觀的條件,但我覺得所謂的市場,重點還是在於你有沒有找到當中的空間。經濟發展得好,是因為一個接一個被發掘出來的市場空間,而並非只是人口多,地方大這些條件。我小時候也剪過線頭,媽媽白天上班,每天上班最少十個小時,還要拚到盡多加班兩小時。家裡人多,手多,口多,自然可以做點事情,剪線頭這樣的工作,自自然然在那些人多口多手多的地方找落腳點,這是供應的人和提供服務的人找到市場的一個例子。套用在香港汽車市場,根本在多年來都沒有大過,九十年初最旺盛的時候也不過是每年四萬部新車,現在生意不好,每年兩萬多,最多也不過三萬部。從前,客觀條件好,經濟在增長,市場空間多空隙,這與香港市場是大是細無關。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香港汽車市場雖然新車賣出量沒怎樣增長,更沒法和國內任何一個省或市相比,但大家有沒有留意,香港汽車出售的金額實際上是十分驚人,因為市場以中高價為主,單是一個品牌:平治,每年少說也有二千多部,平均以五十萬元一部平治這樣保守計算,金額已是十多億元計,還有寶馬、奧迪、豐田、凌志等品牌,汽車市場一年的銷售額,我看也有過百億元的金額。如果再以這個數字套在香港只是一千二百平方公里、山多路少、公共交通堪稱東南亞之冠來看,我們這個地方的大小連一個縣也比不上,更不用說上海市、北京市那麼大了,但汽車銷售的金額竟然如此巨大。這樣看來,香港汽車市場並不小。當然,這個市場的發展還要看很多客觀因素,土地面積和可伸延的交通網絡是好的例子,汽車在香港跑來跑去,可以到的地方不多,但珠三角互通是早晚的事。

  回到個別品牌,十多年裡,汽車銷售從最高峰回到現在穩定的局面,是否真的如那些悲觀的人那樣說:「冇得做」?在這段時間裡,大家想一想,什麼品牌從垃圾牌子變成成功品牌;什麼品牌從名牌變成了垃圾,變成了聽到怕的牌子;什麼牌子是從前大家對它一片空白,什麼也說不上的,現在卻代表了是有型、有個性的名字。其實,市場一直都在。客觀因素確實影響了市場的一些運作和規模,但最重要的還是自己怎樣做。拿我較為熟識的出版業為例吧,壹周刊的出現是當時沒有人想過的,大家當年都取笑的;當大本庄周刊都死了的時候,什麼清新、城市周刊都倒閉了,我們集團的明刊卻仍然屹立。這些都不是偶然發生的事,是人為的。市場有多大,是有客觀條件的左右,但無論市場大小是怎樣,這和市場是否存在是兩回事,沒創意,沒努力,找不到市場在哪裡,便不要說什麼香港市場太小。當年,很多人因為剪線頭,而買了家裡第一部電視,更有不少廠家因為剪線頭的人,生意愈做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