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開車最怕的只有一種車:電單車;最討厭的有幾類車:巴士和小巴。經常在新聞看到電單車意外,以為電單車意外特別多,可能一如歐陽國安所說,開電單車的人多了,出意外的機會率自然較多。不過,我在路面觀察所見,又似乎和電單車的駕駛常識不無關係。我這年多以來,見過無數次電單車不合理的駕駛方法。首先,按法例電單車是不可以穿車罅的,這當然沒人理會,但穿車罅也要穿得合理,在其他車輛的盲位一閃而過,在一些你想也沒想過的位置超車,發生什麼意外不但咎由自取,更會連累他人。我便試過一次右轉上天橋單線車道,一直也沒看到後方有車,我一右轉,行車線自然往左外拋 ,我左邊就是及腰高度的天橋石屎護欄。一輛不快不慢的綿羊就在這時候在我左車側出現,其恐怖程度比見貞子還要可怕,我立即扭右軚避開他。這車手似乎已經扭盡油,一直就在我車左側慢慢上天橋,大家並肩而行了太約兩秒。我的天,這種不合理的開車方法,我相信在地球上遇到的機會,隨時要比遇到外星人還要低。還有無數次,電單車就在我車和及腰高度的石壆之間高速穿過。還有,電單車(特別是綿羊)跟車貼到離晒譜,簡直就似是勾住前車來走一樣。綿羊的煞車力有多大?大家未開過都估到有幾厲害。更何況,電單車一重煞,便會「派」,一「派」起來,人落地,後面的車煞不住,那情況實在太可怕。

  小巴的問題,似乎近來好了點,可能是早前出了多次大意外。現在的小巴,加速力很強,雖然極速不怎樣,但扭力好,車又大又闊,加速起來倒有點小跑車風範。我討厭巴士,是近年多來的事。從前,我覺得巴士很守禮,他們情願慢也不願快。現在,我愈來愈討厭巴士,第一,很多司機在過黃格時不理三七廿一先搶在前面,明明塞車,他都要橫擺在黃格裡,到轉燈,另一邊的車便無法走。另外,很多巴士埋站時不靠邊,就這樣佔了近兩條行車線。我見到愈來愈多巴士開車開得好像貨櫃車,就是要過線,不理鄰線車輛的速度,先把車挨過去鄰線,博你不敢撞過來。是因為巴士公司的班次和工作量安排出了問題?還是巴士司機的質素下降了?但可以好肯定,每天開相同的車,走相同的路線,你同司機說一萬次,要他罰抄一萬次:我開車要小心,他也會愈開愈掉以輕心,這是人之常情。最近的大意外,看得人心酸、心疼。其實,大眾心裡根本認定了是超速所致,報章裡找來什麼專家說路面減速標誌不清,提示不夠,我覺得都是廢話。香港的道路設計,根本就是以保守為大原則,大部分道路設計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問題是人怎樣開車。所以,我一直覺得扣分制要再檢討。扣分制是有效的,當你試過被扣了九分之後,每天開車就好似有個交通警坐在你旁邊一樣。我覺得累進式的扣分制有用,扣三分之後一段時間內如再扣分,被扣分數便要加碼。如再被扣三分的話,便要多扣兩分,如果第二次被扣五分,便要再多扣三分。不過,再好的法律,沒執法也沒用。我總有一錯覺,覺得警察對巴士司機是特別寬宏大量的,也可能是因為巴士路線固定(小巴通常也一樣),沿途有什麼road block、快相等,司機一定知道,所以我估計全香港被扣三分至六分的駕駛者,佔數量最多的一定是私家車司機,而不是職業司機(可能我會估錯)。我也想過,職業司機的扣分制是否要有特別安排。他們開的不是載客車便是載貨車,載客的司機(特別是高載客量的)負擔著一整車內的性命,載貨的司機(特別是高載貨量的)就如開著一支重量炮彈,他們在路面上的責任和一般私家車很不一樣,但現在可能是基於平等原則,大家犯錯後受罰的條款基本上是相同的,那便很奇怪了。一部巴士,一部貨櫃車,因司機犯錯或什麼而造成的意外,是十分可怕的,涉及的社會成本十分高。簡單點說,一部貨櫃車橫臥在中環德輔道中,你估有幾多人幾多社會活動受到影響?我不想見到,出事後,法官重判司機,而是在出事前,要司機小心,要他們知道自己背負的是什麼責任,所以,應該在平常執法上想點方法,在平常的扣分或罰款上想點方法,而不是慘劇發生了,在想什麼路面設計有問題,又或者充滿報復心理的想法官多判他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