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太願意和讀者見面的,一來我不善交談,二來不善交際,三來被人看成是專家,心裡總是不舒服,也過意不去。星期六搞了一次讀者試車,出席率居然有95%以上,和他們交談,當然離不開汽車這個話題,但我發覺他們對汽車十分熟悉,特別是改裝部件的品牌、編號,聽得我一頭霧水。當然,他們對汽車的熱情也遠超我想像,談到自己的汽車,自有一番獨特見解。其中一位開LS600h的朋友,他說開這車上落山,居然比走在平坦公路上還要省油,當然,他也說了當中自己估計的原因。另一位原來認識了十多年的讀者,現在他的兒子也十多歲了,他今天仍然開著當年認識他時的那部Elise。當天,他開著Evo VII來,跟他聊Evo VII的狀況,他也給我了他其餘幾部Lotus的相片。他說,他的第一部Elise馬力tune大了,懸掛也用了很貴的產品,但效果真的十分好,在香港山路上走起來,好像彎角都消失了。還有一位年輕的讀者,他開過的車實在太多,我們今期100快車名單中,我相信他最少擁有過五部以上。他說曾經在路邊看到一部EF9,給雜草圍著,他想方法聯絡到那車主,結果很便宜的便買了下來,之後,他在維修時,發覺這車用料十分高級,更是曾經參加過比賽的。還有一位很健談的讀者,他收藏汽車,但重點是他會花很多時間去研究收藏車的資料,然後搜尋所需零部件,然後把這些舊車翻新,回復當年模樣。

  汽車編輯沒什麼過人之處,只是多開點車,多看點新車資料。

  短短一個聚會,認識了不少新朋友。重要的,是他們懂的,我們作為編輯也不一定懂。雖然他們不一定能像我們能在一年裡接觸如此多的新車,但他們在各自領域裡,比我們還有更深的認識,更深入的體會。說得老套一點,我們還要請教讀者。所以,我一直沒覺得自己是專家,自己極其量希望能做到專業而已。專家是知識或技術方面的,專業是態度方面的。在汽車範圍裡,要學的東西還多呢,就好像每次和龍慶祥談起汽車,總會學到不少汽車技術上的東西,這倒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看他怎樣看待新和舊的技術。就好像有一次他說汽車是沒道理的,買一部雪櫃、電視機,怎麼會需要你經常維修?買部車,沒可能不用花錢修整一下。當然,這只是大家交談時開的玩笑,但也不嘗沒有點道理。

  那天的試車,給我感覺十分舒服。和讀者交談,大家都是朋友一樣,談談車,也談談Top Gear是怎樣。最重要的,是讀者都沒有把我們編輯看成是什麼很厲害的角色,只說羡慕我們可以試到那麼多新車。說真的,能試到不同的汽車,對喜歡汽車來說是一種福氣。不過,我們沒有什麼特別過人之處,可能只是開車的時間比讀者多,碰過的車多一些,能接觸的汽車資料偶然深入一點。沒什麼大不了的。說句老實話,我大學畢業時,根本沒想過要到汽車雜誌工作。當然,我還是喜歡這工作,也喜歡汽車,更喜歡駕駛。

  大家如果有興趣和我們一起試試車的,可以到我們網站登記。大家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