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香港,心癢癢的便想買車。我這類人,沒車的一天很痛苦。原本,我想買的車是二手、掀背,因為這車會給編輯部同事一起使用,買新車我會心疼,如果你機會看看我車的車廂,你也會覺得我不應該買新車。我喜歡掀背車實用、靈活,一般來說也是省油。結果,找來找去都沒有甚麼選擇,掀背車在市場上本身就是不多,我心目中的目標原是三部,第一選擇是4代的GOLF,2.0八活瓣的便夠了,但查看過後,發覺有點over price;二是平治的A-class,很多人都問為甚麼是它,我說這款A-class其實是一部很安全的掀背車,但二手A-class轉手程度十分高,一部七八年的車,可以轉手七八九次,這便不好買了。最後一部是豐田的水貨車BB,同事聽到我說後,全都掉在地上,他們都說:「大哥,拜託不要開BB,太大反差了,你的形象不似開BB。」或許它和我小孩的乳名相同,小孩從小開始便記住這部車,回來香港後他每次看到BB都會跟我說剛才的BB和原裝的有甚麼不同。我想,更深的一層意義,是年紀大了,真的想擁有一些自己喜歡的東西,這種喜歡不是源自很多計算和衡量,而是希望這部汽車能成為自己和家人的一個回憶。當然,開Corolla都能帶來很多回憶,但一部很形象化的汽車,回憶會來得更加具體化。小孩經常和我討論我們應該買甚麼車,小朋友問了我兩次:「為甚麼不買Mini?Beetle也不錯呀。GTi有渦輪呀。」我說這些車都不便宜。他又說:「Land Rover貴嗎?」我被嚇得又掉在地上。最後,我還是沒買BB,因為BB的二手價貴得離譜,近10年車齡的BB要七萬至十萬,而且大部分二手BB都是改得千奇百怪。我未致於完全失去理智。

  最後,我買了一部相信全香港汽車媒体同行也猜不到的汽車,一部福特的Fiesta。老實說,我自己也沒想過,腦裡更是從未有這個名字跳出來。只是有一天和朋友在網上聊天,說我要找一部二手掀背車,他立即推介了這部,我原本沒甚麼興趣的,但當他說售價是多少後,我立即動心,很便宜,看了車後,condition十分好,當天付了錢便把車開走,整個過程不到兩個小時。

  從編輯部同事的眼神,我看得出他們還是沒辦法接受我開Fiesta,只是不太好意思說出口,而且平常工作又有汽車可用,他們又怎會說甚麼呢。今天,我終於問他們了,你覺得我的形象應該開甚麼車。呵呵,他們連珠炮發。設計師說,你應該開七人車,很大的那一種,如Previa、Alphard,原因是甚麼?一來是我有家庭,二來這類車總是很霸道的。驚嚇,待會才處理你。到陳歡了,他說:「Corolla吧。」這個是很安全的答案。到余仔(余世明),舊款的E-class。我很奇怪。他說:「一來是家庭需要,二是大件夾抵食。因為我覺得你沒甚麼錢,但你又會想買一部安全的大車。」最後的這兩句很有攻擊性。歐陽國安說:「Camry。不是紅色、藍色,一定係銀色。因為Camry夠大,又夠草根味,但又未草根到Corolla的水平。」似乎,如果我真的買了一部BB或其他甚麼很形象化的汽車,肯定編輯部同事每天也沒胃口吃飯。

  當然,我問他們意見只是鬧著玩。這部Fiesta除了因為它在香港太罕有,所以哪怕更換一條水撥都特別難找配件之外,基本上我還是滿意的,經常坐在車頭的小孩常和我討論這個波箱是怎樣的(Fiesta用的是自動合離合器),太太坐在後座雙腿橫放在座墊上看報紙,而更重要的,是我感到這車的安全。